Monday, September 03, 2007

心都散哂

本應要做的翻譯, 翻都現在還沒有去譯。讓自己再放縱多一會, 橫豎明兒又要上學了。此行回鄉探親, 跟很多人重遇上, 也跟自己重遇。以為自己一直沒變, 原來只是沒有察覺。要不是別人提起, 也不會相信我曾試過帶著竹葉青千里迢迢地找朋友談心到天光。又或是三更半夜走去遮打錄歌, 唱「日出」, 喂吉他手, 對旁邊經過的電車你有印象嗎? 又或是三條女, 趟在床上扮照超聲波, 然後笑到肚痛, 流眼水。(芝仔, 記得嗎? 在長洲那晚上你弄的白酒意粉很好吃) 真是傻得可以, 回想起來也不敢相信。但當時的笑聲是真的, 也很徹底。

回憶總是美好的, 但不宜過份。知道我們是從那裡走到現在已經足夠。重要的是當下。


這句很有思意, 可以作一首歌。你要跟我合唱嗎?

2 comments:

芝仔 said...

記得!還要輪住黎著旗袍影相
低B!

那句說話真的很有意思
我喜歡

志雄 said...

電車聲!?
xx在目(唔好意思唔識寫xx兩個字)。

鞋...
回憶美麗,

不過
我還是渴望可以有更多創造美麗的時刻,
在未來...